wuli素白

是个疯狂的主角吹
all金是本命!
超讨厌ky!
我超级喜欢金宝!骂我可以,骂他我跟你拼命的那种!
扩列q1295571071

关于退圈

不喜欢可以不要去了解,麻烦请不要ky,让这个圈子清净一些!

k9不吃鱼:

*半夜爬起来写了这个东西,语言有限不连贯的话还请见谅




在圈内,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小姐姐人真的超好。


之前我跟她有一次合作(算合作吧?),是因为我想参加一次嘉金的企划,但苦于那时候没有板子,她提了很多方案我都没法实行,自己也觉得挺尴尬,就想干脆不参加好了,然后,在这时候,那个小姐姐说——


【要不这样吧,你把手绘稿子给我,我帮你描一遍,算是你的,可以吗?】


我当时特别惊讶,也特别感动,觉得这样太麻烦人家了,问了句【可以吗?】她说【重在参与嘛】。


最后,她不仅帮我描好了线稿,还画好了自己的那两幅画。画得真的超好看,能让我吹爆的那种好看。


然而,就在今晚,我听到群里有人说,这个太太她,退圈了。


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这么好的一个小姐姐,一个热爱圈子为爱发电的太太,就这么退圈了。


为什么?


被圈内的ky气走的。


说实话,圈子里估计有不少人都遇到过,有的甚至好几回。


有的见怪不怪,暴躁老哥上线把对方骂一顿举报,继续快快乐乐地混圈子。


有的听了,看了,暴躁老哥上线了骂一顿,骂完了下线就退圈了。


真的,每一次听到这种事情,都特别心疼那些太太。


她们有的高中,有的大学,有的甚至上班工作了,每天的时间或许都不够用,但她们都愿意挤出时间来产粮。


她们图什么呢?


因为喜欢啊。


喜欢这个cp,喜欢这个圈子,喜欢那种被人看到被人肯定的喜悦,喜欢那些愿意肯定自己支持自己的小天使们。


但她们最后得到了什么呢?


她们得到了ky和不满者的恶意中伤。


我真的搞不懂,那些人,那些ky党,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想挖墙脚吗?不好意思告诉你,退圈了基本上就是退了整个凹凸圈了,懂?


想夸耀自己怼走了多少人吗?不好意思告诉你,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恶心。


或者只是单纯的嫉妒??不好意思告诉你“嫉妒是对这个人发自内心的肯定”。况且,就算你骂了太太,也不会让你的文笔和形象有所长进。


又或者是嫌弃粮不好吃??啊啊,不知道在哪篇文里看过这样一句话【都说人生而平等,对不起,白嫖的和产粮的还真不平等】。


你们到底在图什么???


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吃粮不行吗?非要把圈子怼冷了、凉了、乌烟瘴气了才开心是吗??


我真的不懂。


我也是真的怕。


我怕圈子里的人都走光了,怕熟人全都退圈了,怕那些给我鼓励给我动力给我信心的小天使们全都离开了,怕all金会变成冷圈。


现在真的,特别心凉。


我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写到这里的时候眼泪都在啪嗒啪嗒往下掉,但是根本不足以说明我有多心凉有多怕。


我知道很多太太都进入了养老期,但至少她们还在,还能在all金圈里还能看到她们产的粮,不,光是只要看到她们的头像,我都会觉得特别安心。


【看,我们还在这里。】


我不想让all金变成北极圈。


我不想让它冷掉。


我不想看到更多太太受到伤害。


真的不想。


所以啊,能请你们,停下来吗?




————————————


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每一个看到它的人点一下推荐和转载吗??


请各位务必让更多人看到它,拜托了。


【鞠躬】

关于退圈

不喜欢可以不要去了解,麻烦请不要ky,让这个圈子清净一些!

k9不吃鱼:

*半夜爬起来写了这个东西,语言有限不连贯的话还请见谅




在圈内,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小姐姐人真的超好。


之前我跟她有一次合作(算合作吧?),是因为我想参加一次嘉金的企划,但苦于那时候没有板子,她提了很多方案我都没法实行,自己也觉得挺尴尬,就想干脆不参加好了,然后,在这时候,那个小姐姐说——


【要不这样吧,你把手绘稿子给我,我帮你描一遍,算是你的,可以吗?】


我当时特别惊讶,也特别感动,觉得这样太麻烦人家了,问了句【可以吗?】她说【重在参与嘛】。


最后,她不仅帮我描好了线稿,还画好了自己的那两幅画。画得真的超好看,能让我吹爆的那种好看。


然而,就在今晚,我听到群里有人说,这个太太她,退圈了。


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这么好的一个小姐姐,一个热爱圈子为爱发电的太太,就这么退圈了。


为什么?


被圈内的ky气走的。


说实话,圈子里估计有不少人都遇到过,有的甚至好几回。


有的见怪不怪,暴躁老哥上线把对方骂一顿举报,继续快快乐乐地混圈子。


有的听了,看了,暴躁老哥上线了骂一顿,骂完了下线就退圈了。


真的,每一次听到这种事情,都特别心疼那些太太。


她们有的高中,有的大学,有的甚至上班工作了,每天的时间或许都不够用,但她们都愿意挤出时间来产粮。


她们图什么呢?


因为喜欢啊。


喜欢这个cp,喜欢这个圈子,喜欢那种被人看到被人肯定的喜悦,喜欢那些愿意肯定自己支持自己的小天使们。


但她们最后得到了什么呢?


她们得到了ky和不满者的恶意中伤。


我真的搞不懂,那些人,那些ky党,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想挖墙脚吗?不好意思告诉你,退圈了基本上就是退了整个凹凸圈了,懂?


想夸耀自己怼走了多少人吗?不好意思告诉你,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恶心。


或者只是单纯的嫉妒??不好意思告诉你“嫉妒是对这个人发自内心的肯定”。况且,就算你骂了太太,也不会让你的文笔和形象有所长进。


又或者是嫌弃粮不好吃??啊啊,不知道在哪篇文里看过这样一句话【都说人生而平等,对不起,白嫖的和产粮的还真不平等】。


你们到底在图什么???


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吃粮不行吗?非要把圈子怼冷了、凉了、乌烟瘴气了才开心是吗??


我真的不懂。


我也是真的怕。


我怕圈子里的人都走光了,怕熟人全都退圈了,怕那些给我鼓励给我动力给我信心的小天使们全都离开了,怕all金会变成冷圈。


现在真的,特别心凉。


我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写到这里的时候眼泪都在啪嗒啪嗒往下掉,但是根本不足以说明我有多心凉有多怕。


我知道很多太太都进入了养老期,但至少她们还在,还能在all金圈里还能看到她们产的粮,不,光是只要看到她们的头像,我都会觉得特别安心。


【看,我们还在这里。】


我不想让all金变成北极圈。


我不想让它冷掉。


我不想看到更多太太受到伤害。


真的不想。


所以啊,能请你们,停下来吗?




————————————


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每一个看到它的人点一下推荐和转载吗??


请各位务必让更多人看到它,拜托了。


【鞠躬】

是一个每天都在努力和可爱阳光的孩子,我也是被他的笑所感染的啊!

折臣子☆:

【这个不能搬运呀 】
啊啊啊啊啊  手机太卡了 真的太卡了
卡到怀疑人生emmm
⁄(⁄⁄•⁄ω⁄•⁄⁄)⁄新年快乐河山宝宝!!新年快乐小天使们!!!

@白曦子★日常在线拖稿 这是第一个征服我的女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超级可爱的可爱到炸!!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11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前文→ 01020304050607080910


- 这一集是两个银回忆的碎片,之后几章可能也都是一些回忆碎片吧()不过写文我这么说总是被打脸的


- 丹爸爸出场了一下【。


——————————————————


格瑞和安迷修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着的是银;而凯利则懒懒散散地走在最后。这么一队颜值颇高的队伍也是引来了路人的不少侧目。路边的一些店铺里,有些店主看到了格瑞和安迷修,还会抬起手和他们打个招呼。


安迷修侧过头,银一路上就没有讲话,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样子;那张和金一模一样的脸上带着冷意,而且那双如同血一般的瞳孔里带着蔑视和不屑。安迷修本来还想着银至少和王子殿下一张脸,能够稍微平静地对待;但是果然还是不行,王子殿下就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长得一样,也完全没办法移情。




“我也不需要你用对待哥哥的态度对待我。”银瞥了一眼安迷修,完全口无遮拦地说着恶毒的发言,“会很恶心。”安迷修的手握紧,内心的阴暗情绪也开始波动起来,连带着身边的风也开始焦躁不安起来。但是片刻之后就恢复了平静,他回过头:“王子殿下是特别的,和你可不一样。”




走在最后的凯利当然是把这几个人暗流汹涌的对话都听在了耳朵里。唯恐天下不乱的「魔女」哼笑一声,突然在最后开口:“我说,你到底在得意什么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和金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哦?”


银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停住,而是仿佛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所以?”他的语气里带上了点杀意。“格瑞以前是金的竹马,而安迷修也是曾经为身为王子的金披荆斩棘的骑士——我呢……算是为了他屠城的「魔女」吧。”凯利一舔嘴唇,糖果的甜腻味道在空气之中扩散。他们走进了商场,而凯利正好趁着这时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银的身边。


他眉眼弯弯,脸上的笑容带着好奇和作弄:“那么你呢?”


 


……




银掐住了金的脖子,毫无怜悯地用力。大雨倾盆,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昏暗的小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快喘不上气了,如果银再不放手,他真的可能窒息而死。




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才是银刚刚开始自己的复仇,只是刚刚策反了一个金的亲信而已,在学校的口碑还是偏好居多。再加上金现在的性格比之前更加开朗真实,之前的不少路人更是对金的印象更加不错,本来已经四起的不利谣言也渐渐地被金举动的改变给压下去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毕竟金已经不再是那篇小说里自私自利、爱慕虚荣的汤姆苏绿茶吊;但是银依旧对金抱着巨大的敌意——这样的行为,对他来说就是宣战。


大概因为银觉得金是知道了什么才改变了策略,所以才会这样对他的吧。




金的视野都因为被银掐着脖子而变得模糊了,意识即将断线,他只能艰难地出声:“银……”银似乎听到金叫他,像是躲开瘟疫似的。他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松了手。金顿时落到地上,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金抬起头来。他似乎迷迷糊糊能够从一旁水洼的倒影中看到他脖子上的掐痕。


“别叫我的名字,恶心。”银的声音仿佛带刺一般恶毒,随即转身离去。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带着刺眼的敌意,可能要不是因为现在还在街上,银可能就不会这么放过金了。




金站起来,脑袋还是眩晕的;他的确不是汤姆苏绿茶吊了没错,但是这个身体依旧是——也就意味着,这个身体弱不禁风,还可能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让人晕倒的突发疾病。他才刚走了几步,就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他还想要道歉,但是还没来得及张嘴,金的意识就堕入了一片黑暗。




……


 


金终于在嘉德罗斯和雷狮海盗团都濒临爆发的时候,制止了他们将要把这一带都毁灭的神仙打架。金终于脱力地坐在了沙发上,面前排排罚站着五个人。“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金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因为遇上了这几个人寿命可能都短了五十年。


“明明是嘉德罗斯在我们气氛正好的时候闯进来的吧。”雷狮啧了一声,冷眼瞥了下嘉德罗斯,嘉德罗斯顿时暴起,拿着大罗神通棍就准备向雷狮挥去。“都停下!你们好好做你们的事情,我去写论文。”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的怒火可以说是无处也没法发泄,只能祈祷着格瑞和安迷修两个能帮他管住这些家伙打架问题的人赶紧回来。




看到金已经有点生气,就算是嘉德罗斯和雷狮也不好说什么了。嘉德罗斯率先往楼上的房间走去,脚步用力之大,让金觉得楼梯会不会因为支撑不住嘉德罗斯的力道而塌掉。雷狮和海盗团成员则回自己在地下室的房间去了。但是走在最后,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卡米尔转回头来,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金说。




“怎么了吗?”金感受到卡米尔的视线,转回头来。卡米尔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带着些犹豫地开口:“我觉得紫堂幻没有那么简单。”但是金想了想自己和紫堂幻相处了这么多年的记忆,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金的手在面前挥了挥,不太在意地回答:“是吗?不过紫堂幻和你们可不一样……他就是个普通人啦。”


卡米尔沉默了一下,也许是因为没有证据,他也无法断言。只是那双蓝眼睛深深地看了金一眼之后,卡米尔便转身离去了。




金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又仔细地想了想,紫堂幻和他认识的时候是在初中,之后就一直跟着他上了同一所高中和同一所大学,不管怎么样看,紫堂幻都是会在大城市中被淹没的那种人。金在桌前困扰了好一会儿,不过想到逐渐逼近的截止日期,金还是暂时把这个念头扔到了脑后,开始敲打起论文来。




……


 


“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吗?为什么脸色这么差?”不过这话比起关心,更像是带着嘲讽的询问——早已经知道答案为何,却一定要问出来,仿佛从对方的嘴里抖落出痛苦是天大的快乐一样。凯利微微一笑,星镖切割开了飞舞的黑色箭头。


本来热闹的商场已经空无一人,安迷修和格瑞站在一边。星星飞镖在空中划过一道玫红的弧度。尽管银的出手风格凛冽而狠绝,但是凯利也丝毫没有乱了阵脚。他跃上月亮一般的飞刃,灵巧地躲过银的箭头。




因为在结界内,银毫不顾忌地在打斗中破坏周围的地板和货架。他也许是意识到凯利的近身攻击不强,他踩着黑色的箭头,一路朝着对方的方向直冲而去。但是凯利依旧不慌不忙,他浮在空中躲避银的追击,反而是以防守为主。他优哉游哉地再次开口挑衅:“这么生气啊?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他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攻击,银红色的眼睛中已经没有任何名为忍耐的情绪了。黑色的箭头从各处的阴影中拔地而起,几乎把这一整片视野所及之处都染成了黑色。




而就在这时候,格瑞突然说话了。翠色的光芒闪过,一把包裹着绿色荧光的刀片钉在了黑色箭头的根源处。几乎是瞬间,银冒着黑雾的不祥能力被消灭殆尽。“够了。”格瑞冷声道。除了金,他甩给所有人的都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再不买衣服回去的话,金会担心的。”




而金的话题永远是能够让所有人都能暂时放下内心仿佛要把情敌挫骨扬灰恨意的工具,银忍住了想要和格瑞对呛的欲望;凯利‘切’了一声,似是不满格瑞这幅主事者的态度。安迷修的表情反而是毫无波澜——毕竟能有一个人挡下大部分的敌意,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


 


“你这个破东西,你最好赶快说出你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呆在我哥哥的身边,如果说不出来我就把你用箭头给戳成蜂窝。”银的手中仿佛就像是抓着什么东西一般,外面已经是深夜了,而客厅的灯正开得亮堂。通过玻璃中的倒影,银能够看到自己正抓着一个球形机器人似的东西。




「啊啊啊不要弄坏我啊修理很贵很麻烦的!ヘ(;´Д`ヘ)」小裁判球哪知道这个主角竟然发现了他啊!!怎么会这样!!?这个主角竟然这么难对付的嘛,真是太可怕了吧!!


银自然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金身边的东西可提不起兴趣,他上次正好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这家伙呆在金的身边,就想着把它抓过来问话。




“哥哥最近老是遇到危险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银冷下脸,更是显得凶狠无比,和金完全不同。小裁判球觉得自己如果不说话,等会就会被银拆成一堆零件。于是求生欲极强的它连忙解释:「和我完全没有关系啊啊啊!我只是一个可爱的无辜系统5115……T^T」


银想到金最近差点被挤下站台、又险些从天台坠落,还差点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到脑袋;他的心就无法平静,这绝对不是偶然,绝对有人操纵这一切。“怎么可能,仅仅就是这一周,哥哥就遭遇到了数次的危险……最近一次要不是我反应快,哥哥差点就坐上电梯从12楼掉到底楼了!”银越说越激动,盯着镜子里存在着的小裁判球。黑色的箭头蠢蠢欲动,几乎是贴着小裁判球的身体在威胁了。




「不不不真的不是我啊!!!」小裁判球急了,挥舞着自己小小的手臂,「要杀了参与者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好吗!!?」小裁判球赶快从银的手中挣扎出来。它赶紧离银远了一点,一边心有余悸地嘀咕着什么。


银眼神中的慌乱一闪而过:“我早已经不再想着向哥哥复仇了!怎么会想让他死——”




「就算你现在是这么想的也没有用,世界按照法则运转。这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身体机械地一步一步走上楼梯,金仿佛觉得意识很远、又很近。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别人操控了一样,明明他只是出门买一个饮料回家的,但是刚刚走到3楼,身体就突然不听使唤,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往楼上走去。




「世界就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以你的故事为中心;你的眼睛就是‘其他人’的眼睛;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你曾经的怨恨和诅咒,所以他们同样希望你所希望的。你改变了,但是‘它们’可看不到,他们所看到的是你过去应该有的轨迹——也就是,你恨金,并亲手将他杀死的那个可能性。」


金打开了天台的楼梯,他的眼神涣散,如同被输入了指令的机器人,往天台边缘走去。他撞上了栏杆,栏杆发出一声嗡鸣。现在的金仿佛以一个灵体的方式存在,而他正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未知的力量操纵。他抓住了肉身的手腕,企图拉回自己;肉身的手正在颤抖着,仿佛两种力量的抵抗。


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和他对峙。


起初还只是细碎的窃窃私语,金以为只是自己的幻觉。但是逐渐地,金似乎能够挺清楚那些越来越大声的咒骂,就仿佛朝着他迫近一样。




「所以世界也好,‘那些人’也好,都会排斥金的存在;而这样的恶意会变成世界中,杀死金的无数种可能。」


仿佛有诡异的白影在空气中挥动,看上去是手的模样。它们舞动着,金被操纵着沾上了天台,然后金纵身一跃,朝着楼底昏暗的街道坠落。




「因为在过去应该有的轨迹里,金的死期已经……到了。」


银似有所感,抬起头来看向窗外;他一瞬间看到了坠落的人影,和那双睁大的无神蓝眸。银的脑海一瞬间变得空白,他先是顿了一下,随后火速拉开窗户,想要召唤自己墨色的矢量箭头;但是已经太晚了,银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地的闷响。


就连同他的心一起,坠入了地狱。




……




“哥哥,我回来了!”银首先蹿进家门,穿着新衣服粘到了金的身边。而安迷修和格瑞拿着给银的新衣服,熟练地把衣服袋放到了玄关旁边的鞋柜顶上——一看就是经常买菜的两个人。


“中午好,金。”安迷修首先温柔地和金打了声招呼,说完便准备去做午饭了。




……




丹尼尔有些无奈,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资料。“……人也太多了,应该给金买个更大的房子吧。”他看着面前的人,似乎是像是在对方申请批准,说道。




挥了挥手——这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吧,不过比起更大一点的别墅,难道不是公寓楼更有意思一点吗?




丹尼尔睁大了眼睛,随后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也太乱来了吧,「 」,这样真的可以吗?虽然能让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别离我家孩子那么近,我也赞同就是了。”




喂喂喂,金什么时候变成你家孩子了,你这话说得好奇怪啊。歪了歪头,手在面前挥了挥,露出了随意的表情。那种东西,当然是好玩就行了;毕竟要是不好玩的话,这个故事也不会就这么被写出来了——哎呀。




“嗯?”丹尼尔抬起头来。




这样不可以哦。这里可不是读者可以看到地方。好啦,乖,快点回去吧……要不然,出现什么问题,我可不保证哦。

白蔷薇(上)

 第一次写文,诶嘿嘿,内有严重ooc,小学生笔文,如果不嫌弃就开始食用吧!

       在登格鲁王国中,有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妇,他们便是登格鲁国的国王和王后,国王非常爱王后,甚至为王后废除了许多限制女性的条约。

       他们有一双儿女,长公主秋,皇子金。听说皇子金出生时皇宫的仆人们发现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入皇后的寝宫,而在远处边疆的战士们也凯旋归来。国王大喜,决定举办喜宴,邀请了一些关系友好的国家,还象征性的邀请了的向圣空帝国、雷王皇朝,但国王深知那些世界顶端的国家怎么会愿意来到登格鲁这种小国家。

       一个月后,喜宴当天,花园中传出来一阵阵清脆的笑声,原来是长公主秋正带着他弟弟金玩,金已经有一个月了,但还是不会说话和走路。“公主殿下,皇后叫您赶快去前殿照顾其他国来的使者们”仆人和秋急冲冲的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女仆照顾金。

         “原来这里就是登格鲁国啊,真不愧是垃圾小国呢,连个花园都这么小,还没有圣空帝国花园的十分之一大。” “是的殿下,登格鲁只是附属圣空帝国的一个小国而已,但殿下您为什么会想来?” “虫子,谁允许你过问我的事情了。”  “不,不敢。”……随着交谈的声音变大,脚步声也越来越大,他们也越来越靠近金所在的地方
     

       “虫子,你手里抱着的是什么?”一个金发金眸的孩子叫住了正在哄金睡觉的女仆。金发,金眸?女仆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跪下“大,大人,我抱的是我国的皇子殿下金。”   “哦?拿来给我看看。”男孩命令道,女仆可不敢有一丝犹豫,赶忙把金交到了那个男孩的手里,为什么呢?因为女仆知道金发,金眸是圣空帝国正统继承人的显著标志。
         金可能是感觉到了位置的变动,要从梦中醒来了,毕竟小孩子睡眠很浅,一有动静就醒了。金眨了眨他那水灵灵的眼睛,清醒过来,发现抱住他的不是他的姐姐秋,也不是女仆。可是一个奇怪的包子脸,金眸男孩。眼睛的右下角还有一个黑黑的五角星。

          金裂开嘴笑对着男孩笑了一下,“什么嘛,不过是个渣渣。”男孩别过头,但还是能清楚的看见男孩微红的脸和耳尖。金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想触碰男孩右眼下的五角星,还没碰到便被男孩还给了女仆。“渣渣听好了,我可是圣空帝国未来的王嘉德罗斯。”男孩说完就和旁边的仆人转身离开了。

           喜宴很快就结束了,喜宴上无非就是各国的国王,使者虚伪的奉承,假笑。而喜宴的主角金也只不过出现了短短几分钟而以,但是喜宴上并没有看到那个名为嘉德罗斯的男孩,估计是走了吧。

          六年后……

          还是那个熟悉的花园,但是还是有些变动的,花园里到处都种满了原来没有的白蔷薇  “格瑞,格瑞!你快看是蜗牛诶!”

    
       嘿嘿嘿,芦荟连说话的机会都没(被打),这只是上,还是有后续。第一次写文如果有不好,也欢迎大家来找错误,
然后为大家解释一下,假的螺丝是因为很无聊,(就是闲着没事(被打))那时候他正好又看到了登格鲁喜宴的邀请,所以就带着一个仆人跑了出来。